旧版网站· 学校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工会信箱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长安文苑·评论与欣赏 ]
魔幻现实主义与意识流的纠合——试析黄建国《阳台故事》
更新时间:文章来源: 浏览次数:2614
文  咬河马
 
        《阳台故事》像是写了一个梦,一个完整的梦。我迷迷糊读完作品,似乎也是做了一个梦……
        作者写实的笔法极具个性,简单的重复笔法,“季谬……季谬……季谬……”、“他……他……他……”、一个个阳台上的情节拼成了一个大大的魔方表演着不同的色彩与情调,真实而有趣。作品是缺乏情节的,高个子女人与季谬发生意外却是不可思议的,梦魇般的场景,看起来既精细逼真,又遥远陌生,让我感受到了魔幻现实主义的色彩与意识的流动,二者完美地纠集在一起。
        “魔幻现实主义”是指把现实与幻景溶为一体的创作方法。既在作品中坚持反映社会现实生活的原则,又在创作方法上运用欧美现代派的手法,插入许多神奇,怪诞的幻景,使整个画面呈现出似真非真、似假非假、虚虚实实、真假难辨的风格。
        文本中,高个子女人的杂技、季谬的迷糊状态,都采用了一些类似魔幻现实主义的表现方法。然而在怪诞背后,我们体会到其实似乎是忽然而至的现实变化,是作者用魔幻主义这一称谓来指代现实的意蕴,我们已经成了魔幻主义现实的一部分而没有自觉。季谬天天在关注别人家阳台故事,却连邻居家女人的职业都不知道。它当然会变成最不令我们瞠目结舌的现实,因为我们一直以为自己生活在一个非魔幻现实主义的情境现实之中,而且对其已经由陌生变为认同了。作者把我们感觉上并不认同的现实撕给我们看,我们看到自己露出了一种面对魔幻现实主义的表情,迷糊?惊讶?恐慌?
        而“他”的间接内心独白则是全能的作者在其间展示着一些未及于言表的素材,好像它们是直接从人物的意识中流出来的一样;作者则通过描述来为读者阅读独白提供向导。人物心理、思绪的飘忽变幻,情节段落的交叉拼接,现实情景、感觉印象等的交织叠合,象征性意象及心理独白的多重展示,往往使叙事显得扑朔迷离,与魔幻现实主义完美地结合起来。
        这可以说是文本的袪魅或招魂作用,借此我们更接近于现实――一个基于更加客观的现实,而非文本的现实,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超文本的现实。这就是文本本身所蕴含的能量。《阳台故事》在这个意义上,是超越文本本身,而直指事物本质的。这也是笔者称其为一个建立在魔幻主义现实基础之上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的原因之一。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说过:“艺术不是用来说教的。”而作家大概只是做了一个梦,一个破碎的梦。
 
阳台故事
黄建国
        阳台是楼房的延伸部分。季缪还认为阳台像长臂猿伸出的胳膊。季缪喜爱阳台胜过居室。季缪在居室里时感到十分无聊,心烦意乱。季缪有事没事都站到阳台上看天。春天看蜂飞蝶舞,夏天看树木葱茏,秋天看高空过雁,冬天看暗云低合。
季缪尤其喜欢在阳台上观望对面楼房。他喜欢看哪一扇扇窗户、一个个阳台上发生的故事。情侣亲吻。少女垂泪。夫妻吵架。婆媳拌嘴。长者观花。学人沉思。爱好气功的闭目入静。厌世者变作自由落体。憧憬者引颈放歌。季谬还看见苦力者粗糙的工作服,也看见女人精致的三角裤头。真是趣味无穷啊。
        不过,季谬在阳台上没有故事,他只看见别人的故事。但是,季谬在阳台上终于有了故事。故事是由隔壁的高个子女人引起的。隔壁的高个子女人出门忘了带钥匙。她穿裙子,没有兜,就忘了钥匙。
        “小季,我忘了带钥匙。”高个子女人说。
        季谬吃了一惊。他正在看楼下一群小女孩跳猴皮筋。
        “你是怎么进来的?”季谬问。
        “房门开着呀,”高个子女人说,张眼看她那边的阳台。“我得从这边跳过去。”
        “就是说,你从我得阳台跳到你的阳台?像长臂猴子那样?”
        高个子女人点点头,笑吟吟说:“是这样。小季你真幽默。你知道我能过去的。”
        “我知道?”
        高个子女人很惊讶。
        “你不知道我是杂技团的?”
        “你是杂技团的?”
        “咱们邻居这么长时间,你不知道我是杂技团的?”
        “我怎么知道你是杂技团的?你又没有告诉过我。”
        “那你也没有看过电视呀?”高个子女人这么说着的时候,已经站到了阳台上。她回头对季谬微微一笑,又说了声:“谢谢你啦小季。”就像燕子展翅凌空一样,优美地、敏捷地一跃,轻轻落脚到那边的阳台上。
        季谬哆嗦了一下,吓出一身冷汗,他踉跄着身体倾出阳台外,凝在那儿不动。他看见跳猴皮筋的一个女孩绊了一跤。他看见许多人仰头往上看。他还看见有个老头正从楼下经过。    他听见一个低哑的、焦急的、却又十分清晰的声音说道:“小-心-摔-下-来。”
        紧接着那声音提高了音量说道:“小心摔下来。”
        季谬看见正是那个经过的老头,仰着脸,扬手对楼上说话。声音突然一吼,像暴怒的雷霆。
        “小心摔下来!”
        随着声音,季谬的身体倏然离开了阳台。“我要跌到地上了,”他这么想了一下。
        这就是季谬在阳台上的故事。这只是故事的一个开头。
        季谬很幸运,那天天气很好,他作为落体下坠时带下了三楼二楼人家凉在阳台外的被子,只是胯部轻度骨折。出院以后,季谬阳台上就有了他曾经看到别人家阳台上那样丰富多彩的故事。
版权所有:长安大学工会 邮箱:ghbgs@chd.edu.cn电话:029-82334051
地址:陕西-西安-南二环中段-长安大学 推荐屏幕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