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网站· 学校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工会信箱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长安文苑·评论与欣赏 ]
对话造就寓言——读黄建国《一个玩笑》
更新时间:文章来源: 浏览次数:3832
咬河马
        煽动(动机)→故挑事端(假戏真做)→混战(奸计得逞)→不得善终(寓言式结局)
        作品是以旁白叙述来扯动情节发展的,其中递升反转的曲折情节、寓言式的开始和结局、反跌对比以及色彩丰富的对话描写等等完美搭配。作者就像是在演木偶戏的师傅,灵活地舞动里面直接牵涉到的十三个人物的活动杆,上演了一出精彩的木偶戏。
        其实在渗不得水小小说里面,对话是极容易变成水分的,而作者在用叙述大幅度地拉动情节跳跃的同时,也采用了大量的极有机会变成“祸水”的对话。然而作者却能使得使荒唐的事件更加真实,而且从对话里,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藏在字面的丰富意蕴。这便是不能忽视的《一个玩笑》中反映的问题。张一挑明的玩笑动机—— 生活无聊和意欲验证生活中的南辕北辙,而后的假戏真做,混战中的多家邻里关系、家庭纠纷、个人修养等问题和最后事件恶化都被折射了出来,一场玩笑正似一面多棱镜,照见开出来的纠纷,甚至也牵涉到了许多暗藏的发生在过去与将来的人物与事件。详写、略写、实写、虚写的完美搭配,对比、个性化语言、精炼且极富生活色彩与事件意味的对话大概就是作者成功将“祸水”变成“活水”的变戏法了。作品成功地只提出问题,并不作判断,极具寓言式小说的意思。“寓言式小说其在本质上完全区别于寓言,它们不再使文本的结果——用以‘训诫’的‘道理’或意象——隔离于‘故事’、亦即世界之外,而使其整体成为世界本身,以宣告寓言是世界的一部分。”
        递升反转的情节,这在小小说中是极常见的。世界上能像托尔斯泰制造“双层圆拱式结构”的经典毕竟不多,而且再有出现的话就会被批评说是抄袭,好点的或者算是模仿。《一个玩笑》的结构特色在于递升反转的基础上用预告式的开篇与寓言式的结局配合。 “人们很认真地做着,却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而且,结果常常出乎人们的意料。咱们马上就可以得到验证。”这简直就是在播节目预告,引人关注却无法猜测故事的结局。“他们确实都没有开玩笑。”调侃的口气,运用得是极合适、极有效的,意味极深长、神秘,让我们嚼去吧。
        作者抓住了生活中极具表现力的语言,探寻并表现了城市生活中的许多问题,用对话的形式给我们展示了一个更高级寓言!
 
 
一个玩笑
黄建国
        夏天的一个午后,张一找到王二说:“生活真无聊。”那时,王二刚从厨房出来,在短裤上蹭着湿漉漉的双手,打了个哈欠说:“无聊。每顿饭后都得我刷锅洗碗。”他摊开手给张一看。张一说:“都一样。只不过我每顿做饭。”他也把他指缝里没剔干净的面糊神给王二看。
        王二说:“从今天开始我不下棋了,要睡午觉。”
        张一说:“我不是来下棋的。”
        王二说:“那什么事?”
        “咱们制造点事情,开一个玩笑。”
        “咱俩?”
        “其实是开众人的玩笑。”
        “我不懂。”王二说。
        “咱俩吵一架。”张一说。
        “吵架?”王二说,“没意思。又不是五十岁的老婆娘,吵什么吵?”
        “有意思,绝对有意思。”张一很有把握地说,“咱们引个头,让起码半栋楼的人都吵起来。”
        王二不感兴趣,伸了伸腰杆说:“可我实在想睡一觉。”
        “对,”张一看着王二说,“这就是咱们这个玩笑的先决条件。如果是傍晚那就没什么意思了。人们可以丢开电视,会像看猴子一样看咱们吵。但现在是夏天的午后,谁都昏昏欲睡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王二说:“打扰别人午休,未免太损了。”
        “你可以这么认为。”张一说,“我注意过生活中的许多事情,随着事件的演进,最后都南辕北辙地偏离了本题。人们很认真地做着,却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而且,结果常常出乎人们的意料。咱们马上就可以得到验证。”
        王二终于被张一地高论说动,答应了张一。张一临出门时叮咛说:“老弟,你可要跟真的一样啊。”王二点头。张一趿着拖鞋,叭沓叭沓上了他家的三楼。
        不一会儿,张一站到了自家的阳台上,手提水桶往下滴水。他看准王二新买的自行车,朝下边浇。唰唰——唰唰——
        王二已经出屋站在楼下的空地上。
        王二说:“喂,三楼的,你没看见水滴到自行车上了吗?”
        张一起初想笑,但硬憋住了。他用极严肃的语调回敬说:“喂,那你没有看见阳台上一直在浇水吗?”
        王二说:“我自行车先放在底下的。”
        张一说:“我不管你先放不先放,我从自己阳台上浇水。”
        王二脑袋里“蹭”地蹦了一下,他觉得他真的冒火了。他心疼他的新车子。他忍不住。他放粗嗓门说:
        “你浇水得长眼窝。”
        张一轻轻“噫”了一声,也提高调子说:
        “你瞎了眼窝才看不见上边淌水不淌水!”
        “你嘴放干净些!”
        “你从来就没有唰过嘴!”
        张一的老婆和王二的老婆并不知情,两家关系本来处得不错,可她们看见各自的男人吵得那么上劲,也就不假思索地参加上了。于是,一个向上指,一个往下戳,挥胳膊吐唾沫,把过去两家交往中的许多鸡毛蒜皮的事情也抖落出来了。
        盛夏午后的空气很燥热,天空中连一只鸟也没有。楼里的居民们都处在一种昏睡状态之中。夹在中间二楼的李三那时正要入睡,突然被这吵声打搅,睡意全消心中便十分恼火,爬起来,冲外头喊道:
        “吵什么吵什么?有精神到马路上吵去!到野地里吵去!”
        住在同一栋楼的赵四,本以讨厌张一王二吵架,但并不打算发话制止,他想他们吵一阵,吵得没意思了自然也就不吵了,可这李三偏偏多事,插进来胡嚷乱喊什么?
        赵四不禁来了气,下床趿上鞋,站在阳台上说:“都别吵了!讲一点公德好不好?大家都在睡午觉!”
        孙五住得离张一王二远一些,他本能闹中取静,吵声并不能影响他睡觉。可赵四跟他毗邻,声音又猛,着实听了他一跳,使他不能不上气。
        孙五就开了阳台纱门,粗喉咙大嗓门说:“你们都闭了嘴!有什么可吵来吵去的!”
        赵四听出这话明显是冲着他的,扭脸说:“怪了!你跟我吵什么你?”
        对面楼上的钱六被众多的吵声弄得心烦意乱,从床上探头窗外说:
        “你们怎么搞的没有一点修养?你们不睡别人还想睡!”
        杨七和钱六隔壁,杨七这阵子正跟老婆呕气,由不得不迁怒,敲打着窗户说:“还有完没完?没完没了是不是要吵死才罢休!”
        黄八早就不耐烦了,用手撮成喇叭,贴在嘴边说:
        “好了好了!从现在起就都别吵了!”
        马九立即接茬说:“那你还在嚷什么?”……
        张一王二和他们的老婆早以进屋上床,他们听着别人津津有味、认认真真地争吵的时候,他们自己也并不心平气和,他们甚至为吵架感到肚子里很胀气。而且,他们忽略了一种声音。其实那声音很凄惨尖厉的。但是,他们缺忽略了。王二躺在床上,正愤然地思索着张一说过的话,忽然听见敲门声。
        门外站着刘十。
        刘十双拳紧捏,怒目圆睁。刘十说:“都是你妈的你!吵是从你这儿开的头,害得我老婆奔向阳台去看,摔了一跤,小产了。你!”
        “开什么玩笑?”王二说。
        “谁跟你开玩笑?”刘十说,抡圆了粗长的胳膊朝王二的鼻梁砸去。刘十是歌体育爱好者,下拳极狠,当下打歪了王二的鼻梁骨。
        王二敲张一的门。王二一手捂着歪鼻,对张一说:
        “你!”
        张一说:“你开什么玩笑?”
        “谁跟你开玩笑?”王二说,另一只手击出一拳,打在张一的左眼上。
        他们确实都没有开玩笑.
版权所有:长安大学工会 邮箱:ghbgs@chd.edu.cn电话:029-82334051
地址:陕西-西安-南二环中段-长安大学 推荐屏幕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