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网站· 学校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工会信箱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长安文苑·精品屋 ]
最后一只红富士
更新时间:文章来源: 浏览次数:3045

黄建国

  果园里摘完了苹果。摘完苹果的果园就很萧条了,仿佛挖掉眼珠子的人脸,看上去怪模怪样,不像个果园了。晚秋的风已有些凌厉,把乱糟糟的树叶拍打得哗哗作响。

  果园主人韩保库中午把剩下的一堆苹果甩卖给果汁厂,转身向前来催账的村主任马堂交清某项收费款,此后他一头扎进房庵里,关上门,一直没有出来。几次曾有人在地头伸长脖子大声喊他,都没什么反应,倒是卧在树下的狗汪汪应了两声。

  傍晚时分,韩保库从房庵里钻了出来,先眯眼看了看将要沉落的太阳,然后沿着园中小路走来走去,似乎在巡视他的果树。他在前面摇摇晃晃地走,狗跟在后面,疑惑地走走停停。“垃圾,”韩保库说。“全是狗屎,”韩保库说。“简直狗屎不如!”韩保库说。他说这后一句时声音很大,把狗吓了一跳。

  后来,韩保库就看见了那只苹果。

  他看见一棵红富士果树顶上还有一只苹果,亮亮的,在树叶中隐约闪现。可以断定,这是果园里的最后一只苹果。韩保库仰脸打量了一阵子,扭头对狗说:“树上还有一只苹果哩。”他指给狗看,但狗很茫然,几乎没有理睬。韩保库弯腰捡一块土坷垃,瞄了瞄,扔出去。土坷垃砸在另一条树枝上,碰碎了。他低头想寻找一粒石子,可他的果园太像个果园了,连一小块瓦片都寻不见。韩保库脱下一只鞋,朝手心吐点唾沫,照准苹果甩上去。还是落空了。韩保库便“咿呀”一声,往后缩一缩,突然纵身一跃,蹿上了树杈。那只红富士苹果挂在一条指向天空的树枝上,被夕阳一照,如同一只耀眼的红灯笼,在他眼前晃荡。他像偷摸别人婆娘的奶子一样伸手摸了一下,又摸了一下,然后他把它攥住,揉了揉,然后,拧了下来。

  这是一只很漂亮的红富士苹果,韩保库把它托在掌心,仔细端详。他弄不明白,三亩果园怎么会偏偏遗漏掉这么好的一只苹果呢。

  “红富士。”韩保库说。他想起八年前在保当村买这批树苗时,每棵国光苗十块钱,他觉得太贵,趁人不注意,临走的一刻闪电般从另一捆树苗中多抽了一根,大概就是这棵树了。他记得树干上画了两道红杠杠,是红富士的标记。那时,他万没有料到八年之后,遍地麦田变果园,苹果如粪土一般不值几个钱了。

  现在,韩保库凝视这只苹果,他拿不定主意是该留作纪念,还是该吃了它。那条狗歪着头,看着他看苹果。在狗的眼里,韩保库这么认真看一只苹果的样子,是它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吃了它,”韩保库说,“吃了就干净了。”于是,他喀嚓咬了一口,嘴角流出一股苹果汁。他发现狗在看他,忽然觉得应该给狗也吃一口。“来,你守果园守了六年,应该给你吃一口最后的一只苹果。”

  然而狗是不吃苹果的,它把脸摆向一边。

  韩保库不满意狗的态度,瞪起眼睛说:“我务果园务了八年,你应该吃一口,不吃就不对了。”

  狗根本不看苹果,把脸又拧到另一边。

  韩保库再次“咿呀”一声,在狗脸上扇了一把,说:“你不吃?你竟敢不吃?”他揪住狗耳朵,把苹果硬往狗嘴里塞。这一招不奏效,他又将狗头使劲往下摁,一边说:“我今天倒要治治狗不吃苹果的毛病。村主任马堂三天两头让我交税交费,我不敢不交;我现在让你吃一口苹果,你竟敢不吃?”

  狗毕竟不是人,它不懂这些,喉咙里呜呜地响,惊恐不安。韩保库抬腿狠狠踢了狗一脚。狗嗷嗷叫着跑开,但又不敢跑远,蹲在了路边。一双人眼和一对狗眼在暮色中远远对视起来。

  天已黑,月亮只有半个脸,没多少光气。夜风似乎更尖锐了,果园里一片呼啸之声。韩保库在黑暗中站了片刻,然后进了一趟房庵,出来时双手背在身后,一步步接近那条狗。狗蹲在那儿不动,它大约知道有些事情一旦走到尽头,是怎么躲也躲不过去的。它已经没什么用了。它耷拉下眼皮,等待着。

  韩保库非常顺利地将绳索套在了狗脖子上。他把它拉到那棵红富士树下,然后吊了起来。在狗张开嘴之际,他从兜里掏出那只果园里惟一的红富士苹果,填进一个并不太深的黑洞里。

  后来,在满天星光下,他开始一棵挨一棵锯树。

版权所有:长安大学工会 邮箱:ghbgs@chd.edu.cn电话:029-82334051
地址:陕西-西安-南二环中段-长安大学 推荐屏幕分辨率:1024*768